Load mobile navigation

新的基因組研究試圖檢視人為的顱骨整形和羅馬帝國衰亡后的移民潮是否有關聯

這顆極度細長的頭骨屬于一名有著東亞血統的青少年,他在1500年前死于現在的克羅埃西亞。 為了創造出獨特的形狀,該名小孩的頭骨從嬰兒時期就被捆綁。 這樣的外型可能

這顆極度細長的頭骨屬于一名有著東亞血統的青少年,他在1500年前死于現在的克羅埃西亞。 為了創造出獨特的形狀,該名小孩的頭骨從嬰兒時期就被捆綁。 這樣的外型可能是族群或社會階級的指針。 PHOTOGRAPH BY M. CAVKA, UNIVERSITY HOSPITAL DUBRAVA, ZAGREB

這顆拉長且渾圓的頭骨屬于一位有近東血統的青少年,他被葬在Hermanov vinograd這個地方。 PHOTOGRAPH BY M. CAVKA, UNIVE

這顆拉長且渾圓的頭骨屬于一位有近東血統的青少年,他被葬在Hermanov vinograd這個地方。 PHOTOGRAPH BY M. CAVKA, UNIVERSITY HOSPITAL DUBRAVA, ZAGREB

克羅埃西亞東部奧西耶克(Osijek)附近Hermanov vinograd遺址的墓葬坑空照圖。 PHOTOGRAPH BY B. ROZANKOVIC, KA

克羅埃西亞東部奧西耶克(Osijek)附近Hermanov vinograd遺址的墓葬坑空照圖。 PHOTOGRAPH BY B. ROZANKOVIC, KADUCEJ LTD.

發掘初期的Hermanov vinograd遺址墓葬坑(右側),這個階段出土了動物骨頭,而發掘后期(左側)則發現人類遺骸。 PHOTOGRAPH BY M. C

發掘初期的Hermanov vinograd遺址墓葬坑(右側),這個階段出土了動物骨頭,而發掘后期(左側)則發現人類遺骸。 PHOTOGRAPH BY M. CAVKA, UNIVERSITY HOSPITAL DUBRAVA, ZAGREB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美國國家地理(撰文:MEGAN GANNON編譯:石頤珊):一篇新的基因組研究,試圖檢視人為的顱骨整形和羅馬帝國衰亡后的移民潮是否有關聯。

在歐洲的民族大遷徙時代(約公元300年至700年),顱骨整形是一種宣示身分的極端方法,當時如歌德人和匈人(Huns)等「蠻族」正在羅馬帝國衰亡之后的歐洲爭奪領土。 古代的DNA能不能協助考古學家鎖定這些以文化群體究竟是什么樣子呢?

考古學家最近在克羅埃西亞東部一處叫作Hermanov vinograd的遺址發現一座特殊的墓葬坑,里面埋著三名十多歲青少年的遺骸。 這些青少年入葬的時間大約在公元415年至560年之間。

這些青少年之中有兩位的顱骨曾經接受過人工整形,8月21日發表在PLOS ONE期刊的一份DNA分析揭露了另一項有趣的事實:這三名葬在一起的青少年有著完全不相像的基因背景。 其中一人的顱骨沒有經過任何整形,他的祖源來自歐亞大陸西部,另一名顱骨被拉長但保持渾圓的青少年有近東祖源,而顱骨非常細長的那名男孩的祖源則主要來自東亞。

「我們得知古代DNA的檢測結果時相當驚訝。 」指導作者(senior author)馬里歐. 諾瓦克(Mario Novak)說道,他來自克羅埃西亞薩格勒布(Zagreb)的人類學研究所(Institute for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 「顯然歐洲這個地區住著相異的人群,而且彼此互動非常密切。 或許他們將顱骨整形當作辨認特定文化群體成員的視覺指針。 」

人工顱骨整形(artificial cranial deformation,簡稱ACD)需從嬰兒時期起就將小孩的頭部捆起,以此改變顱骨形狀;至少從新石器時代起,世界各地的文化就已經開始實踐這種形式的人體塑形。 在歐洲,顱骨整形的施行于公元2到3世紀時出現在黑海周圍,在5和6世紀時達到高峰,然后在7世紀末期沒落,蘇珊. 哈肯貝克(Susanne Hakenbeck)說道,他是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歷史考古學家,曾經研究過歐洲的顱骨整形(哈肯貝克并未參與本文介紹的研究)。

根據諾瓦克的說法,克羅埃西亞境內曾經在Hermanov vinograd遺址以外的地方發現大約一打經過整形的頭骨,不過至今并未有人發表過這些頭骨的科學研究。

進入匈人領域

諾瓦克和他的同事認為他們的發現能夠支持一套存在已久的理論,論證是匈人這個馬背上的游牧聯盟──有些人相信他們來自東亞──將顱骨整形引進中歐。

「根據古代DNA研究結果,我們首度握有歐洲這個區域存在東亞人群──或許就是匈人──的實體生物證據。 」諾瓦克說。

然而,匈人的切確源頭依然是考古學家爭論的主題,且其他學者認為這個人群并非來自東亞,而是來自黑海北側。

單有基因數據也不能證明活在過去的特定個人(例如Hermanov vinograd遺址出土的頭骨最細長的男孩)的身分認同為匈人,諾瓦克也立刻就承認了這一論點。

「我并不會說根據古代DNA,我們就能說這(個人)是東哥德人(Ostrogoth)或者那(個人)是匈人,」諾瓦克說道:「這也和當時人們的自我認知有關,這件事很主觀,」而且在沒有文字紀錄的情形下幾乎不可能得知, 而匈人并沒有留下文書。

在研究過歐洲和歐亞大陸發現的整形顱骨分布后,哈肯貝克并不認為顱骨整形的施行只能指向匈人。 「顱骨整形的施行來到歐洲,較可能是和歐亞大草原和歐洲之間的鏈接有關。 而這種鏈接不一定需要歷史的證實,」他說:「匈人可能對此有所貢獻,但是他們并非唯一有貢獻的人群。 」

更多精彩故事

這些青少年一起被埋在這個墓葬坑的原因依然成謎。 Hermanov vinograd遺址曾經是一座大規模的新石器時代聚落,但是鄰近地區并沒有民族大遷徙時代的聚落。 這僅此一座的墓葬并不屬于任何更大規模、長期存在的墓地,可能和居住在他處的游牧社群或某群人有關,諾瓦克說道。 這些男孩人生最后幾年的飲食相似,顯示他們在同一地點住過一段時間。 他們和馬與豬的骨頭葬在一起,死因不明。 雖然殘缺不全的遺骨并未顯示任何暴力導致的死亡,但是研究人員認為這些青少年有可能在某種儀式中被殺害,或者他們可能死于瘟疫或其他快速致死的疾病。

「真的需要警覺的是這批樣本規模很小──只有一處墓葬,而且我們對它所知不多。 」克里希納. 維拉瑪哈(Krishna Veeramah)說道,他是紐約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的遺傳學家,并未參與這項研究。 「但是即使如此,這樣的多樣性依然很有趣。 」

去年維拉瑪哈和同事出版了一篇研究,內容是分析民族大遷徙時期被葬在德國南部且頭骨經過人工整形的女性DNA。 這些女性的基因背景非常多樣,其中包括可能含有東亞祖源的成分,而對于這種模式的一種可能解釋,是這些經過顱骨整形的女性或許是因為婚姻而向西遷徙。 根據哈肯貝克的說法,歐洲與歐亞大陸西部經過顱骨整形的個體大多是女性,女男比大約是2比1。

諾瓦克說,如果有更多樣本,研究人員就可以更細致且更精準地判斷施行人工顱骨整形的人群從何而來,并且查出這是否真的是與特定文化群體相關的視覺指針。

關于顱骨整形個體DNA的研究還不多,而且在過去20年間出版的大量古代DNA研究中,較少涵蓋歐洲民族大遷徙時期,維也納大學(University of Vienna)的羅恩. 賓哈斯(Ron Pinhasi)說道,他是這篇新研究的另一位指導作者。

在基因數據方面,「我們對于歐洲5000年前發生的事比歐洲1500年前發生的事所知要多很多。 」賓哈斯說道。 然而,他認為情形正在開始改變,而且他期待看到更多針對過去2000年來的DNA樣本調查。

「我認為我們即將找到更加精彩的故事,」賓哈斯說:「而且或許當那些故事拼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將會對民族大遷徙時期有非常不一樣的了解。 」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pc28单双预测